死亡的葬礼2_鬼故事 _故事大全


  • 上一篇:《死亡的葬礼》

    阳光明媚,又是美好的一天。这天早上沈碟很早就起床了,沈碟起床后立马去把严莉莉也叫醒后俩人就往学校后面的小街上走了过去。

    虽然说还是早上,但因为今天是星期六所以在这小街上已经是人熙嚷嚷了,严莉莉和沈碟穿梭在人群中,很快就来到了严莉莉说的卖那些古老东西的店铺。

    沈碟和严莉莉站在那店铺的外面,从外面看来,那店铺不大,这店铺的装修和旁边的店铺相对起来显得特别不显眼,因为在这旁边的其他店铺都装修的很漂亮那种,而这店铺就像摇摇欲坠那样随时会倒闭的感觉,在店铺的中间那里挂着一面招牌,但因为时间的缘故吧,那招牌已经被岁月抹去了原本的面貌,就连原本刻在上面的店名也看不见了。

    “莉莉,你确定这里真的有我们想要的东西?”沈碟拉住严莉莉的手问道。

    “有没有我们要找到东西我们进去看看就知道啦”说完严莉莉就拉着沈碟往里面走了进去。

    在踏入店铺的那一刹那,沈碟感到好像温度骤然下降了。鬼姐姐 www.

    “有没有觉得这里面的温度有点低啊”沈碟问着站在自己旁边的严莉莉。

    “是有点低,可能是因为某些东西存放的缘故的,你知道的这里是买那些很奇怪东西的地方,可能他这里某些东西要在低温下才能保存”严莉莉对着沈碟说道。

    “对了,莉莉,你是怎么发现这个地方的?怎么以前我出来逛的时候都没发现这家店铺呢?”沈碟很好奇的问道。

    “这个,我也是听同学说的,哎,我们别说那么多了,我们不是要要找你要的那些奇怪曲谱吗?我们快进去看看吧!”在严莉莉说道下沈碟开始向前走了进去。

    “请问俩位需要些什么呢?”突然一个声音从后面传来。

    沈碟和严莉莉转过身看到那是一个穿着一身黑袍的老人在她们后面站着。

    “是这样的,我听同学说你这里可以卖一些很奇怪的东西,是不?”沈碟问道。

    “桀桀桀,不知你要什么呢?”那黑袍老人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已经来到沈碟和严莉莉的眼前了,严莉莉和沈碟甚至都不知道她是怎么来到眼前的。

    “哦,是这样的,我们想要一些特别点的曲谱”沈碟说道。

    “奇怪的曲谱?”黑袍老人诡异的笑了笑。

    “嗯,就是一些与众不同的曲谱,就像那些失传很久的那种,想问问你这里有吗?”沈碟问道。

    “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来买这东西的,你过来这边看看那吧,应该会有你想要的东西”黑袍老人说完就往前走了过去。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黑袍老人就这样一直走在沈碟和严莉莉前面,沈碟感觉那黑袍老人走得很快的感觉,好像不是在走那样,而且沈碟还感觉到这店铺的里面比在外面看起来要大很多很多。

    终于,前面的黑袍老人停了下来,看着黑袍老人停了下来,严莉莉和沈碟连忙小跑上去。

    “你从这里找找看有没有你想要的东西”黑袍老人指着前面的一张桌子说道。

    沈碟和严莉莉靠近才发现,在这桌子上面摆满了各种类型的书籍,沈碟和严莉莉找到了音乐类的书籍开始寻找起来,突然沈碟发现在桌子的尽头那里摆放这一本书,不知为何沈碟第一眼看到这本书的时候就感觉在这本书里面有着她想要的东西。

    沈碟拿起了那本书,可能由于太久没人动这本书的缘故吧书上布满了灰尘,沈碟用手把封面擦了一下,书名就这样呈现在她眼前。

    《死亡的葬礼》沈碟轻声的把书名读了出来。看到这后沈碟从包包里面拿出纸巾认真的把这本书拭擦干净,书的封面很简洁,除了“死亡的葬礼”这五个字外就再也没其他多余的字了,沈碟把书转过来后看到书的背面也什么都没写着,打开了书的第一页,有一张纸从书里面落在地上,沈碟捡起来打开看到这竟然是一张乐谱,曲谱的名字竟然就是这书本的名字《死亡的葬礼》。

    “这个怎么卖?”沈碟拿着乐谱问道。

    看到沈碟手上拿着的乐谱,那黑袍老人又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但由于那黑袍老人的头上有头帽盖着所以这丝诡异的笑才没被沈碟和严莉莉看到。

    “桀桀桀,这个不值钱的,送你吧”黑袍老人随意的说道。

    “噢,那谢谢你”沈碟很开心的说道。

    之后沈碟和严莉莉每人再挑选了几件小精品后便离开了这店铺,在出这店铺的时候沈碟就有一种重见天日的感觉。

    当严莉莉和沈碟回到宿舍后已经是傍晚时分了,吃完晚饭洗完澡后沈碟回到自己的床上拿出了今天的乐谱仔细的看了起来。

    这乐谱看起来有点破旧看起来很泛黄的样子,而且沈碟还感觉到这乐谱好像带了点血腥的味道,乐谱的上面写字“死亡的葬礼”这几个深红色的大字,下面就是各种各样的音符,沈碟第一眼看到这乐谱的时候纵使她天资聪颖但也是看的一雾水一点都看不懂,慢慢的沈碟开始摸清这乐谱的看法了。

    乐谱一共分为三章,第一章为“死亡”,第二章为“葬礼”,第三章为“死亡的葬礼”。

    “真的很厉害啊,这乐谱在表面上看来只是一首曲子的谱,但认真看后才发现是三首曲子的曲谱”到这里后就连沈碟也情不自禁的发出了感叹。

    “我先来看看第一首曲谱吧”说完沈碟就在心里哼起了第一首曲谱的旋律。

    在沈碟哼起第一首曲谱“死亡”时候她感觉到好像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笼罩着她,在那一瞬间优美的旋律在她耳边响起,那是一种让人听了如痴如醉的旋律,但优美的旋律下好像又隐藏着某些让人听起来会让人很悲哀,很失落的旋律就在这旋律中沈碟慢慢的睡着了。

    第二天当沈碟醒过来的时候,她发现严莉莉已经不在宿舍了,沈碟从床上拿起那份“死亡的葬礼”的乐谱,不知为何经过昨晚之后沈碟对这乐谱更加迷恋了。

    沈碟再看了一遍后便把小提琴拿出来开始演奏起了“死亡的葬礼”,当沈碟拉起第一个音符的时候她突然感觉到在这“死亡的葬礼”里面的每一个音符都好像是有生命的那样,因为沈碟感觉到那些奇妙的歌声就是这些貌似有生命的音符发出来的,但它们一边发出起奇妙好听的歌声,另一边又会发出一种让人听了会想去自杀的声音。

    “噗通的一声”沈碟的小提琴在了地上只见满头大汗的坐在宿舍的地板上喘着大气。

    “怎么会这样,这应该是不可能的事吧,怎么会有这种奇怪的声音”沈碟在那里自言自语的说道。

    “沈碟,你怎么了?”刚从宿舍外面回来的严莉莉看着沈碟正坐在地上面色苍白的喘着大气在那傻傻的坐着。

    “莉莉,你回来啦”沈碟心不在焉的问了一句。

    “沈碟,你怎么了?脸色怎么那么难看?”严莉莉问道。

    “哦,没什么的,是刚才练琴有点累了而与,咦,对了你那么早就出去哪里了?沈碟擦了擦脸上的汗问道。

    “刚才我是去了我们学校后面的那条小街那里啊,不过好奇怪喔,我们昨天刚去的那家专门卖古老商品的店铺竟然关门了”严莉莉说道。

    “这个没什么啊,可能是人家今天东家有喜,暂停营业一天吧!”严莉莉说道

    “不,我说的关门是指倒闭的意思”严莉莉嘟着小嘴说道。

    “这样的话那就也就真的好奇怪了”沈碟回复一句。

    “对了,沈碟啊,昨天不是买了一张奇怪的乐谱吗?演奏给我听听好不?”严莉莉笑嘻嘻的望着沈碟说道。

    “这个啊,我还没太弄懂这乐谱,要不等迟些日子我再演奏给你听,怎样?沈碟一边说着一边拉着严莉莉的手安慰道。

    “嗯,好的,不过等你弄明白后我一定要是第一个听的哦”严莉莉说道。

    “这个没问题”沈碟笑了一下回答道。

    “那下午我们再到处逛逛吧”严莉莉说道。

    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这天晚上,沈碟做了个梦,在梦中“死亡的葬礼”这首曲谱的音乐声在这个梦境中响了起来,沈碟跟着音乐声竟然来到了一个坟场上,来到这坟场后,沈碟看到有一个人正在用小提琴拉着“死亡的葬礼”这首曲子,而当沈碟走近后发现那个人竟然就是她。

    “只见在月光
  • http://www.gushidaquan.net/GuiGuShi/DuanPianGuiGuShi/147878 - 2014-11-12
  • 也许,安静是死亡的葬礼
  • 真的很静了   没有时间去听自己的心跳   年轻却颓废着的生命   在烟雨蒙蒙的季节   似乎不再复苏   急促的呼吸   好想拨通一位友人的那早已   烂熟于心的号码   向他倾诉   向他那借点往日的安慰   习惯了夜晚对着电脑屏幕  ... - 2015-11-10
  • 死亡手机之坟眼坡 - 鬼故事
  • 上一篇:《死亡手机之末班车》+《死亡手机之医院魅影》+《死亡手机之删不掉》+《死亡手机之诡异派对》+《死亡手机之停尸房》+《死亡手机之解剖课》+《死亡手机之魂断图书馆》+《死亡手机之神秘雨衣人》  第二天早上,李澜照常去教室上课,可是刚坐下... - 2018-03-08
  • 完美死亡雕塑 鬼故事_短篇鬼故事_故事大全
  • 可能是因为我一直是穷人吧,也不能说是穷人只能说是没钱的人。我这样从小到大口袋里都没有超过两位数的零花钱,银行里从未超过四位数存款的人,一直搞不懂那些有钱人的一些特殊喜好。别的不说就说这个喜欢古董收藏的吧,那么一个小瓶子,小罐子那是古代人插花... - 2017-12-06
  • 死亡提问2 - 鬼故事
  • 上篇:《死亡提问1》——死亡问卜李萌萌死后,丁菲整个人都萎顿下来,眼神涣散、脸色苍白,你拍她一下,她准吓得尖叫,然后瑟瑟发抖。  张安妮终于忍耐不住,把自己这几天做的那个噩梦告诉了丁菲和司徒楠。  听完,司徒楠沉默地... - 2018-03-08
  • 恐怖的死亡同学会(3644字校园鬼故事)
  •   毕业后就很少再见到过去那帮老友了。人生在世时光匆匆,能再相处的日子像我的头发一样在不断减少……人生不该留下遗憾。所以有机会就该大家聚聚缅怀过去。由于种种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原因,这念头只仿佛我亲吻戴安娜王妃的愿望般可望而不可即,一直没机... - 2017-09-08
  • 第五部 死亡大结局 第一章 再上征程_鬼故事 _故事大全
  •   【1】  晨曦中,老爷吉普车载着唐风五人在戈壁滩上一路颠簸。他们再次上路,只为了寻找那座湮没在沙漠深处的城市。  一如三十多年前马卡罗夫曾经看到过的景象一样,当吉普车向西驶入沙漠没多久,他们的车便开始在一片连绵不绝的沙丘上剧烈地颠簸起来... - 2017-10-01
  • 芒刺在背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公元前87年汉武帝死后,他年仅8岁的小儿子刘弗陵即位。史称汉昭帝。按照武帝的遗诏,由大司马大将军霍光、御史大夫桑弘羊等辅政,掌握朝廷军政大权:昭帝的寿命不长,21岁就死了。他没有儿子,于是霍光把武帝的孙子刘贺立为皇帝。后来,霍光发现刘贺生活... - 2019-06-14
  • 骆驼与宙斯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骆驼见牛炫耀自己漂亮的角,羡慕不已,自己也想要长两只角。于是,他来到宙斯那里,请求给他加上一对角。宙斯因为骆驼不满足已有庞大的身体和强大的力气,还要妄想得到更多的东西,气愤异常,不仅没让他长角,还把他的耳朵砍掉一大截。这故事说明,许多人因为... - 2019-06-17
  • 宠物比赛 - 图片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还有两个小时,宠物大赛就要开始了。 小冬很兴奋,因为他也报了名,带他的宠物去参加比赛。 小冬要带鹦鹉去比赛。鹦鹉会说很多话,一定会得奬。 他走到鹦鹉笼,想和鹦鹉练习说话。怎料鹦鹉不说话,只是哑哑叫,声音沙又哑。 鹦鹉生病了,小冬很失望。... - 2019-06-17
  • 人死留名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王彦章是五代时候的人,他年轻的时候跟随梁太祖打仗,立下不少的战绩,太祖死后又为末帝巩固了梁朝的江山,功劳不能说不大。可是当王彦章攻打后唐连续两次失败后,向来对他有反感的人趁机向末帝说王彦章的坏话,最后王彦章被罢免了兵权。不到半年,后梁江山不... - 2019-06-14
  • 死亡的葬礼_鬼故事 _故事大全
  • “下面有请一年级B班的沈蝶为我们献上一首……”随着主持人的话语落下,优美的旋律在表演大厅内响了起来。“……”“欢乐的时光总是走得那么快,一转眼又到我们节目的尾声了,下面有请我们的领导为我们宣布今天晚上获奖的名单”随着主持人的话语落下后,热烈... - 2014-11-11
  • 死亡的葬礼3_鬼故事 _故事大全
  • 上一篇:《死亡的葬礼2》下午下课后,学校的乐团室里面,一名白衣少年正拿着一张乐谱在认真的看着,看着他认真的样子沈碟只好在一旁坐着,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后那白衣男子突然开口说话了:“沈碟,这乐谱你哪里来的?”。“这是我宿舍宿友带我去买的,就在学校... - 2014-11-13
  • 狼与老太婆 - 中国寓言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一只饥饿的狼四处寻觅食物。当他来到一家农舍时,突然听见小孩的哭声。一老太婆吓唬小孩说:“快别哭了,不然我马上把你丢出去喂狼。”狼听见了,信以为真,便站在门外等着。天渐渐地黑了,他又听见老太婆逗哄那小孩说:&ldquo... - 2019-06-20
  • 乘人之危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东汉时,盖勋因为人正直,很有才干,被举为孝廉,当上了郡太守的主要属官——长史。盖勋所在的郡属凉州刺史梁鹄(hu)管辖,而梁鹄又是盖勋的朋友。  当时,受凉州刺史管辖的武威太守横行霸道,干尽了坏事,老百姓对他恨之入骨,又敢怒不敢言。但是,梁鹄... - 2019-06-17
  • 酒池肉林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商代晚期的帝王,多是淫暴之主,一味追求享受安乐。商代的贵族也多酗酒,据现代人分析推测,由于当时的盛酒器具和饮酒器具多为青铜器,其中含有锡,溶于酒中,使商朝的人饮后中毒,身体状况日益下降。商末帝纣,却是一个好色好酒的人,... - 2019-06-14
  • 探囊取物 - 成语故事 - 新东方童话故事大全
  • 韩熙载是五代时期南唐著名的贤才,因为明宗李嗣源杀害了他的父亲,于是他决定离开中原,投靠江南的南唐政权。韩熙载的好友李前去为他送行。临行前,韩熙载告诉李:“江南的南唐如果重用我,让我当宰相,那我一定能率军北上,迅速收复中原。”而李听后则说:“... - 2019-06-14
  • 第六章 月明(2)_穆斯林的葬礼
  •     “爸爸,您等我半天了吧?”新月拍打着老父亲肩上的积雪。    韩子奇只是慈祥地笑笑。做父亲的心是用语言难以表达的,无论是哪国语言。  ... - 2015-03-04
  • 第六章 月明(1)_穆斯林的葬礼
  •     新月:当我给你写这封信的时候,难以抑制心中的激动之情多年来,我很少这样,生活当中,似乎很少有什么事情能让我大悲大喜,我对一切都已经习惯了。几乎从童年时起我就不知道什么叫欢乐。还没有来得及享受父... - 2015-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