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回 苗青贪财害主 西门枉法受赃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诗曰:

      怀璧身堪罪,偿金迹未明。

      龙蛇一失路,虎豹屡相惊。

      暂遣虞罗急,终知汉法平。

      须凭鲁连箭,为汝谢聊成。

      话说江南扬州广陵城内,有一苗员外,名唤苗天秀。家有万贯资财,颇好诗礼。年四十岁,身边无子,止有一女尚未出嫁。其妻李氏,身染痼疾在床,家事尽托与宠妾刁氏,名唤刁七儿。原是娼妓出身,天秀用银三百两娶来家,纳为侧室,宠嬖无比。忽一日,有一老僧在门首化缘,自称是东京报恩寺僧,因为堂中缺少一尊镀金铜罗汉,故云游在此,访善纪录。天秀问之,不吝,即施银五十两与那僧人。僧人道:“不消许多,一半足矣。”天秀道:“吾师休嫌少,除完佛像,余剩可作斋供。”那僧人问讯致谢,临行向天秀说道:“员外左眼眶下有一道死气,主不出此年当有大灾。你有如此善缘与我,贫僧焉敢不预先说知。今后随有甚事,切勿出境。戒之戒之。”言毕,作辞而去。

      那消半月,天秀偶游后园,见其家人苗青正与刁氏亭侧私语,不意天秀卒至看见,不由分说,将苗青痛打一顿,誓欲逐之。苗青恐惧,转央亲邻再三劝留得免,终是切恨在心。不期有天秀表兄黄美,原是扬州人氏,乃举人出身,在东京开封府做通判,亦是博学广识之人。一日,寄一封书来与天秀,要请天秀上东京,一则游玩,二者为谋其前程。苗天秀得书大喜,因向其妻妾说道:“东京乃辇毂之地,景物繁华,吾心久欲游览,无由得便。今不期表兄书来相招,实慰平生之意。”其妻李氏便说:“前日僧人相你面上有灾厄,嘱咐不可出门。此去京都甚远,况你家私沉重,抛下幼女病妻在家,未审此去前程如何,不如勿往为善。”天秀不听,反加怒叱,说道:“大丈夫生于天地之间,桑弧蓬矢,不能邀游天下,观国之光,徒老死牖下,无益矣。况吾胸中有物,囊有余资,何愁功名不到手?此去表兄必有美事于我,切勿多言!”于是吩咐家人苗青,收拾行李衣装,多打点两箱金银,载一船货物,带了个安童并苗青,上东京。嘱咐妻妾守家,择日起行。

      正值秋末冬初之时,从扬州码头上船,行了数日,到徐州洪。但见一派水光,十分阴恶。但见:

      万里长洪水似倾,东流海岛若雷鸣,

      滔滔雪浪令人怕,客旅逢之谁不惊?

      前过地名陕湾,苗员外看见天晚,命舟人泊住船只。也是天数将尽,合当有事,不料搭的船只却是贼船。两个艄子皆是不善之徒:一个名唤陈三,一个乃是翁八。常言道:不着家人,弄不得家鬼。这苗青深恨家主,日前被责之仇一向要报无由,口中不言,心内暗道:“不如我如此这般,与两个艄子做一路,将家主害了性命,推在水内,尽分其财物。我回去再把病妇谋死,这分家私连刁氏,都是我情受的。”正是:

      花枝叶下犹藏刺,人心怎保不怀毒。

      这苗青于是与两个艄子密密商量,说道:“我家主皮箱中还有一千两金银,二千两缎匹,衣服之类极广。汝二人若能谋之,愿将此物均分。”陈三、翁八笑道:“汝若不言,我等亦有此意久矣。” 

      是夜天气阴黑,苗天秀与安童在中舱里睡,苗青在橹后。将近三鼓时分,那苗青故意连叫有贼。苗天秀梦中惊醒,便探头出舱外观看,被陈三手持利刀,一下刺中脖下,推在洪波荡里。那安童正要走时,吃翁八一闷棍打落水中。三人一面在船舱内打开箱笼,取出一应财帛金银,并其缎货衣服,点数均分。二艄便说:“我若留此货物,必然有犯。你是他手下家人,载此货物到于市店上发卖,没人相疑。”因此二艄尽把皮箱中一千两金银,并苗员外衣服之类分讫,依前撑船回去了。这苗青另搭了船只,载至临清码头上,钞关上过了,装到清河县城外官店内卸下,见了扬州故旧商家,只说:“家主在后船,便来也。”这个苗青在店发卖货物,不题。常言:人便如此如此,天理未然未然。可怜苗员外平昔良善,一旦遭其仆人之害,不得好死,虽是不纳忠言之劝,其亦大数难逃。不想安童被一棍打昏,虽落水中,幸得不死,浮没芦港。忽有一只渔船撑将下来,船上坐着个老翁,头顶箬笠,身披短蓑,听得啼哭之声。移船看时,却是一个十七八岁小厮,慌忙救了。问其始末情由,却是扬州苗员外家安童,在洪上被劫之事。这渔翁带下船,取衣服与他换了,给以饮食,因问他:“你要回去,却是同我在此过活?”安童哭道:“主人遭难,不见下落,如何回得家去?愿随公公在此。”渔翁道:“也罢,你且随我在此,等我慢慢替你访此贼人是谁,再作理会。”安童拜谢公公,遂在此翁家过活。一日,也是合当有事。年除岁末,渔翁忽带安童正出河口卖鱼,正撞见陈三、翁八在船上饮酒,穿着他主人衣服,上岸来买鱼。安童认得,即密与渔翁说道:“主人之冤当雪矣。”渔翁道:“何不具状官司处告理?”安童将情具告到巡河周守备府内。守备见没赃证,不接状子。又告到提刑院。夏提刑见是强盗劫杀人命等事,把状批行了。从正月十四日差缉捕公人,押安童下来拿人。前至新河口,只把陈三、翁八获住到案,责问了口词。二艄见安童在旁执证,也没得动刑,一一招了。供称:“下手之时,还有他家人苗青,同谋杀其家主,分赃而去。”这里把三人监下,又差人访拿苗青,一起定罪。因节间放假,提刑官吏一连两日没来衙门中问事,早有衙门透信的人,悄悄把这件事儿报与苗青。苗青慌了,把店门锁了,暗暗躲在经纪乐三家。

      这乐三就住在狮子街韩道国家隔壁,他浑家乐三嫂,与王六儿所交极厚,常过王六儿这边来做伴儿。王六儿无事,也常往他家行走,彼此打的热闹。这乐三见苗青面带忧容,问其所以,说道:“不打紧,间壁韩家就是提刑西门老爹的外室,又是他家伙计,和俺家交往的甚好,几事百依百随,若要保得你无事,破多少东西,教俺家过去和他家说说。”这苗青听了,连忙下跪,说道:“但得我身上没事,恩有重报,不敢有忘。”于是写了说帖,封下五十两银子,两套妆花缎子衣服,乐三教他老婆拿过去,如此这般对王六儿说。王六儿喜欢的要不的,把衣服银子并说帖都收下,单等西门庆,不见来。

      到十七日日西时分,只见玳安夹着毡包,骑着头口,从街心里来。王六儿在门首,叫下来问道:“你往那里去来?”玳安道:“我跟爹走了个远差,往东平府送礼去来。”王六儿道:“你爹如今来了不曾?”玳安道:“爹和贲四两个先往家去了。”王六儿便叫进去,和他如此这般说话,拿帖儿与他瞧,玳安道:“韩大婶,管他这事!休要把事轻看了,如今衙门里监着那两个船家,供着只要他哩。拿过几两银子来,也不够打发脚下人哩。我不管别的帐,韩大婶和他说,只与我二十两银子罢。等我请将俺爹来,随你老人家与俺爹说就是了。”王六儿笑道:“怪油嘴儿,要饭吃休要恶了火头。事成了,你的事甚么打紧?宁可我们不要,也少不得你的。”玳安道:“韩大婶,不是这等说。常言:君子不羞当面。先断过,后商量。”王六儿当下备几样菜,留玳安吃酒。玳安道:“吃的红头红脸,怕家去爹问,却怎的回爹?”王六儿道:“怕怎的?你就说在我这里来。”玳安只吃了一瓯子,就走了。王六儿道:“好歹累你,说是我这里等着哩。” 

      玳安一直来家,交进毡包。等的西门庆睡了一觉出来,在厢房中坐的。这玳安慢慢走到跟前,说:“小的回来,韩大婶叫住小的,要请爹快些过去,有句要紧话和爹说。”西门庆说:“甚么话?我知道了。”说毕,正值刘学官来借银子。打发刘学官去了,西门庆骑马,带着眼纱、小帽,便叫玳安、琴童两个跟随,来到王六儿家。下马进去,到明间坐下,王六儿出来拜见了。那日,韩道国铺子里上宿,没来家。老婆买了许多东西,叫老冯厨下整治。见西门庆来了,慌忙递茶
  • http://www.gsdaquan.com/erjiye/th_detail-61305-988.html - 2018-10-11
  • 第六十七回 西门庆书房赏雪 李瓶儿梦诉幽情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词曰:  朔风天,琼瑶地。冻色连波,波上寒烟砌。山隐彤云云接水,衰草无情,想在彤云内。黯香魂,追苦意。夜夜除非,好梦留人睡。残月高楼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话说西门庆归后边,辛苦的人,直睡至次日日高还未起来。有来兴儿进来说:“... - 2018-10-20
  • 第八十七回 王婆子贪财忘祸 武都头杀嫂祭兄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诗曰:  悠悠嗟我里,世乱各东西。  存者问消息,死者为尘泥。  贱子家既败,壮士归来时。  行久见空巷,日暮气惨凄。  但逢狐与狸,竖毛怒裂眦。  我有镯镂剑,对此吐长霓。  话说陈敬济雇头口起身,叫了张团练一个伴当跟随,早上东京去不... - 2018-10-24
  • 第四十回 抱孩童瓶儿希宠 妆丫鬟金莲市爱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词曰:  种就蓝田玉一株,看来的的可人娱。多方珍重好支持,掌中珠。  [亻差][亻亚]漫惊新态变,妖娆偏与旧时殊。相逢一见笑成痴,少人知。  话说当夜月娘和王姑子一炕睡。王姑子因问月娘:“你老人家怎的就没见点喜事儿?”月娘道:“又说喜事哩!... - 2018-10-09
  • 第四十七回 毙天煞星 复入重围_江湖奇英
  •   宋岳不防有这一着,语声入耳,知道不妙,行踪已露,刚要停身,一股刚劲无俦的掌风,已迎面撞至。  在这刹那,闪避不及,好个宋岳,临危不乱,脚跟一旋,身形已横飘一尺,双掌一翻,斜刺里挡去!  轰的一声大响,二股掌力,硬生生地迎实,扬起一片沙尘... - 2017-11-03
  • 第四十七章 同行道上归何处_飞龙引_故事大全
  •   难不成四方教就是西妖在江湖上另一秘密活动的机构?  对了,那石老令公号称“统辖四山,总管天下”,他是秉承西妖之命,主持四方教的人!  赵南衔想到这里,顿觉豁然开朗。  难怪江湖上发生一连串的凶杀,只有假冒东怪“血影掌”,南魔的“搜魂针”... - 2018-05-09
  • 第六十回 李瓶儿病缠死孽 西门庆官作生涯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词曰:  倦睡恹恹生怕起,如痴如醉如慵,半垂半卷旧帘栊。眼穿芳草绿,泪衬落花红。追忆当年魂梦断,为云为雨为风。凄凄楼上数归鸿。悲泪三两阵,哀绪万千重。  话说潘金莲见孩子没了,每日抖擞精神,百般称快,指着丫头骂道:“贼淫妇!我只说你日头... - 2018-10-19
  • 第五十七回 开缘簿千金喜舍 戏雕栏一笑回嗔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诗曰:  野寺根石壁,诸龛遍崔巍。  前佛不复辨,百身一莓苔。  惟有古殿存,世尊亦尘埃。  如闻龙象泣,足令信者哀。  公为领兵徒,咄嗟檀施开。  吾知多罗树,却倚莲花台。  诸天必欢喜,鬼物无嫌猜。  话说那山东东平府地方,向来有个... - 2018-10-19
  • 第九十七回 假弟妹暗续鸾胶 真夫妇明谐花烛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词曰:  追悔当初辜深愿,经年价,两成幽怨。任越水吴山,似屏如障堪游玩,奈独自慵抬眼。赏烟花,听弦管,徒欢娱,转加肠断。  总时转丹青,强拈书信频频看,又曾似亲眼见。  话说陈敬济,到于守备府中,下了马,张胜先进去禀报春梅。春梅分付,教... - 2018-10-27
  • 第四十七章 乘虚而入_引剑珠
  •   韦宗方听他说出勾漏毒君,不禁想起毒沙峡,就在勾漏山中,莫非九毒教主和毒沙峡有关?但这又不对,毒沙峡是从南海逃回来的毒剑谷胤所手创,该和九毒神君无关。这也不对,九毒教主一身服装,甚至连手中也握一支竹杖,都和毒沙峡一模一样,这真使人愈想愈觉... - 2017-12-30
  • 第四十四回 避马房侍女偷金 下象棋佳人消夜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词曰:  昼日移阴,揽衣起、春帏睡足。临宝鉴、绿鬟缭乱,未敛装束。蝶粉蜂黄浑褪了,枕痕一线红生玉。背画阑、脉脉悄无言,寻棋局。  话说敬济众人,同傅伙计前边吃酒,吴大妗子轿子来了,收拾要家去。月娘款留再三,说道:“嫂子再住一夜儿,明日去罢。... - 2018-10-11
  • 第四十五回 应伯爵劝当铜锣 李瓶儿解衣银姐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词曰:  徘徊。相期酒会,三千朱履,十二金钗。雅俗熙熙,下车成宴尽春台。好雍容、东山妓女,堪笑傲、北海樽垒。且追陪。凤池归去,那更重来!  话说西门庆因放假没往衙门里去,早晨起来,前厅看着,差玳安送两张桌面与乔家去。一张与乔五太太,一张与乔... - 2018-10-11
  • 第四十三回 争宠爱金莲惹气 卖富贵吴月攀亲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词曰:  情怀增怅望,新欢易失,往事难猜。问篱边黄菊,知为谁开?谩道愁须滞酒,酒未醒、愁已先回。凭栏久,金波渐转,白露点苍苔。  话说西门庆归家,已有三更时分,吴月娘还未睡,正和吴大妗子众人说话,李瓶儿还伺候着与他递酒。大妗子见西门庆来家,... - 2018-10-10
  • 第四十七章 陇山庄主出了事_东风传奇
  •   “不成。”金母微微摇头道:“就因陇山庄主出了事,辛七姑纵然没事,也是不无嫌疑,如果由她带着二人去见金鸾,更会引人注意,此事且让老身考虑考虑再说,不可鲁莽行事。”  接着又道:  “丁易向老身建议,暂时由你改扮陈康和,你改扮好了,就可以出... - 2017-12-19
  • 第四章 王猛不多日就将至长安_凤起阿房_故事大全
  •   王猛这次回长安,并没有用上全副卤薄,只带了二三十骑护卫,两个小僮,再就是一个幕客随从。一路上轻车简行,察访民情,不多日就将至长安。已是七月,早稷将熟,一路上都见丰收景象,使得王猛心情颇佳。  长安于西汉末年毁于董卓之手,之后魏晋两朝转而... - 2018-09-25
  • 第四回 看苍天 四方云动_西幸残歌_故事大全
  •   沐霖在六月十日渡过远江。踏上远禁城的那一刻,沐霖俯瞰滚滚不尽的江水,回望身后面色沉毅的将士,再远眺南方的故土,不由有些感慨,自已到底能不能把这些对自已忠心耿耿的南方兵士带归故国呢?  进了远禁城,城中的守将赵子飞十分爽快地办完了交接手续... - 2018-09-25
  • 第四十七章 丁仲谋不识得“黑死掌”_护花剑_故事大全
  •   丁仲谋不识得“黑死掌”,但对方发掌击来,自己岂会惧你?同样嘿了一声,左手一抬,伸出一只色呈暗红的手掌,迎着对方掌势推出。  白云子虽已发现对方练的是离火门的功夫,是旁门阴功的克星,但他自恃功力深厚,并不在意,怎知丁仲谋练成了南离门最上乘... - 2018-05-04
  • 第四十七章 宋钢回到刘镇_兄弟(下)_故事大全
  •   宋钢回到我们刘镇以后,悄无声息地度过了六天的时光。六天里他自己做了六次饭,每天只吃下去一碗米饭,他闭门不出,只是在需要买菜的时候才走上街道,他遇到了不少熟人,这些熟人的片言只语让他朦胧地知道了李光头和林红之间发生了什么,他看上去麻木不仁... - 2018-02-05
  • 第三十七回 冯妈妈说嫁韩爱姐 西门庆包占王六儿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词曰:  淡妆多态,更的的频回眄睐。便认得琴心先许,与绾合欢双带。记华堂风月逢迎,轻嚬浅笑嫣无奈。向睡鸭炉边,翔鸾屏里,暗把香罗偷解。  话说西门庆打发蔡状元、安进士去了。一日,骑马带眼纱在街上喝道而过,撞见冯妈妈,便叫小厮叫住,到面前问他... - 2018-10-09
  • 第四十七章 法老攻击迦萨之先_圣经
  • 47:1法老攻击迦萨之先,有耶和华论非利士人的话临到先知耶利米。47:2耶和华如此说:“有水从北方发起,成为涨溢的河,要涨过遍地和其中所有的,并城和其中所住的。人必呼喊,境内的居民都必哀号。47:3听见敌人壮马蹄跳的响声和战车隆隆,车轮轰轰... - 2017-09-13
  • 第七十七回 西门庆踏雪访爱月 贲四嫂带水战情郎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词曰:  望江南  梅其雪,岁暮斗新妆。月底素华同弄色,风前轻片半含香,不比柳花狂。双雀影,堪比雪衣娘。六出光中曾结伴,百花头上解寻芳,争似两鸳鸯。话说温秀才求见西门庆不得,自知惭愧,随移家小,搬过旧家去了。西门庆收拾书院,做了客坐,不... - 2018-10-21
  • 第四十七章 你不再称为柔弱娇嫩_圣经
  • 47:1巴比伦的处女啊,下来坐在尘埃;迦勒底的闺女啊,没有宝座,要坐在地上,因为你不再称为柔弱娇嫩的。47:2要用磨磨面,揭去帕子,脱去长衣,露腿趟河。47:3你的下体必被露出,你的丑陋必被看见;我要报仇,谁也不宽容。47:4我们救赎主的名... - 2017-09-07
  • 第四十七章 蓝腰带帮_神剑金钗_故事大全
  •   就在将到未到之际,果然一支响箭,由林中迎面飞出。梅三公子理也没理,马鞭一挥,“搭”的一声,把它卷飞出去两丈来远。马匹和轿车,也同时缓了下来。  往前一瞧,果然迎面扬起漫天尘雾,马蹄杂沓,八骑快马,像风驰电卷般疾奔而来。刹那之间,便已到达... - 2018-01-14
  • 第四十七章 要用夸胜的声音向神呼喊_圣经
  • 47:1万民哪,你们都要拍掌!要用夸胜的声音向神呼喊。47:2因为耶和华至高者是可畏的,他是治理全地的大君王。47:3他叫万民服在我们以下,又叫列邦服在我们脚下。47:4他为我们选择产业,就是他所爱之雅各的荣耀。〔细拉〕47:5神上升,有喊... - 2017-08-21
  • 第四十七章 白元规拦住谷风_金缕甲-秋水寒_故事大全
  •   再说白元规拦住谷风,他因对方假冒白骨神君,心头早已存了杀机,但神君下落未明,毕竟使他投鼠忌器。  长剑一指,喝道:“姓谷的,你只要说出你们把神君弄到哪里去了,我可以贷你一死。”  谷风刚跨下石榻,就被白元规横剑拦住,他手上虽无兵刃,但却... - 2018-03-18
  • 第三十回 蔡太师擅恩锡爵 西门庆生子加官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词曰:  十千日日索花奴,白马骄驼冯子都。今年新拜执金吾。侵[巾莫]露桃初结子,妒花娇鸟忽[口兼]雏。闺中姊妹半愁娱。  话说西门庆与潘金莲两个洗毕澡,就睡在房中。春梅坐在穿廊下一张凉椅儿上纳鞋,只见琴童儿在角门首探头舒脑的观看。春梅问道:... - 2018-10-06
  • 第十八回 赂相府西门脱祸 见娇娘敬济销魂_金瓶梅_故事大全
  • 词曰:  有个人人,海棠标韵,飞燕轻盈。酒晕潮红,羞蛾一笑生春。  为伊无限伤心,更说甚巫山楚云!斗帐香销,纱窗月冷,着意温存。  话分两头。不说蒋竹山在李瓶儿家招赘,单表来保、来旺二人上东京打点,朝登紫陌,暮践红尘,一日到东京,进了万寿门... - 2018-10-04